当前位置: 首页 > 草本伟哥 > 裸泳故事丨我家距纽约皇后区医院500米这里率先崩盘一点也不令人意外

裸泳故事丨我家距纽约皇后区医院500米这里率先崩盘一点也不令人意外


/ 2020-04-02

  大概是从3月中下旬起,具体什么时间记不清,美国每天刷新的疫情数据都会占据新闻热搜,成为远在太平洋这一头,中国普通人街头巷尾的话题。甚至今天,在滴滴专车上,开车的大姐也主动聊起了16万这个数字。

  武汉大学的樱花开了,盛放了,又飘落了,中国节奏在春光中慢慢苏醒,世界却沦陷了。美国成为了继意大利之后,新冠肺炎疫情的新中心,而纽约位于美国的震中。

  今天,邀请了作者蓝瓶子分享一篇特殊的疫区日记。蓝瓶子的家就住在纽约皇后区,距离艾姆赫斯特医院不到500米。是的,就是特朗普在记者会上说“我在纽约皇后区长大,从未见过这样的场面——尸体袋遍布走廊,用冷冻卡车装运逝者”的艾姆赫斯特医院。

  附近的居民现在还好吗?纽约华人生活什么情况?蓝瓶子说:她经历了这座国际大都市从确诊第一例到现在确诊数万例的每一天。

  我和老公打开冰箱查看了一下目前的屯粮。算了算食材,大约一周半后将迎来蔬菜率先耗尽的“硬着陆”。我时不时打开Target(一家美国超市)的APP刷新着快递名额,但每次都是“unavailable”(无法提供服务的状态)。

  突然接到同事的电话,说华人超市的熟人通知他赶紧去抢购一批吃的,因为超市第二天就要关门。于是,老公戴上护目镜和口罩,全副武装地出了门,本着看见啥拿啥的原则,又扛回了两包吃的,食材紧缺的问题暂时得到缓解。

  也是3月28日这一天,我们的朋友小倩在肯尼迪机场登上了回北京的CA982,这是最后一班从纽约直飞北京的航班。从此以后,美国飞北京的航班只从洛杉矶出发,每个航空公司每周只发一班。

  与此同时,我们获知,3月20日坐飞机回国、正在集中隔离的孩子和老人的核酸检测结果为阴性,顿时长长地松了一口气。送他们回国这个决定,总算做对了。

  回想起来,大概在半个多月前,我们还在激烈争论要不要继续送孩子去上学。周五决定不送了,我跟幼儿园老师解释新冠疫情的发展很令人担忧,那位老太太还笑着说:“别着急,亲爱的,就跟流感差不多。”然而,到了周日,纽约便宣布了全部学校停课。

  当时,许多居民还满大街不戴口罩“裸奔”,感到苗头不对的华人已经行动起来,开始扫荡超市的各种吃的、用的。待到老美开始抢购卫生纸和消毒液时,华人已经将第一批物资囤积完毕了。

  3月12日,纽约州确诊病例超过200个,老公开始跟我商量把孩子和老人送回国避险。因为老人拿的旅游签证,也没有医疗保险,万一中招,后果不堪设想。我左右为难,既觉得留下危险重重,又担心送回去长期两地不能相见,孩子的教育受到影响。

  等我们下定决心,通过熟人搞到机票时,病例已经升至一千以上,待到一周后成行时,数字已经飙升上万。晚一天做决定,都可能错失回国的机会。机票价格是平日的五倍,却一票难求,超售严重。

  3月20日,我们提前5个小时来到机场,值机柜台已排起长队,随处可见包裹着防护服的同胞,在机场留下一张四个人戴着口罩的合影后,我们匆匆道别。

  老人带着不满六岁的孩子在航站楼、等候行李处、新国展、大巴等候区经历了重重查验和一轮又一轮漫长的等待,最终到达了集中隔离的北京酒店。“也就是还剩口气在吧。”我婆婆如是说。

  我在纽约的家,距离Elmhurst艾姆赫斯特医院不到500米,这就是那个微博热搜中“新冠疫情下的美国医院见闻”的所在地,被一些自媒体称为美国疫区“震中”的中心

  据说,这里已被当作新冠定点收治医院。据我对这家医院的了解,不大可能因为其医护人员对呼吸道传染病有多专业,而是该医院已经被病毒污染,索性挪走其他病人,彻底转型新冠战区算了。

  说起美国的医疗资源,似乎总与发达、丰富和水平高挂钩,但就我个人的一点经历来看,也并不尽然。美国的医学发达通常指的是治愈疑难病症、攻克医学难题的高端医学领域,而在普通老百姓打交道的基础医疗资源方面,往往差强人意。

  比如这所Elmhurst医院,作为一所身处外来人口密集区的大型公立医院,它在新冠疫情的压力下率先崩盘一点也不意外。

  我以前在这里看过急诊和儿科,医护人员远不及北京普通医院的水平,遑论医术,接诊效率低下,一个普通磕伤在急诊等了4、5个小时才见到医生,看一个病人的时间大概在国内可以看六七个。

  这样的医院说自己达到了就诊饱和时,恐怕还不及我们三甲医院日常急诊的接待量。所以,当新冠疫情进入爆发期后,他们的慌乱和无措是可想而知的。

  纽约的疫情起点是从3月1日爆出首个确诊病例开始的。在此前后,从政府到老百姓自上而下都是一种“没什么大不了”的态度。

  纽约市长白思豪3月5日专程坐地铁上班,来鼓励大家乘坐公共交通工具,不必惧怕疫情。“我们有世界上最好的公共卫生专家保护大家”,白思豪说。正是这种自信,或者说自大,带领他们高速直达病例数字飙升的时刻。

  作为生活、工作在纽约的中国人,我们一直密切关注着国内的疫情变化,为国内的亲友搜集口罩而到处奔走,因此对纽约面临的困境早有预感。

  当纽约的局势一步步重蹈武汉的覆辙,政府却鲜少行动时,我们才发现,原来只有中国人清楚武汉发生了什么,新冠究竟有多可怕。

  尽管美国媒体铺天盖地地报道着中国的疫情,批评着中国的某些作为,美国人却始终没有把这些和自己联系在一起,对于他们而言,那只是属于中国人的灾难,发生在别的国家的事情是遥远而模糊的。

  华盛顿邮报的记者Emily Rauhala 3月25日发了一条推特,大意是:“这场灾难最沉痛的教训之一,是美国不能也不愿体会中国的痛。在这里发生的每一个恐怖故事都曾经在武汉发生过。我们进行了报道,但很多人并不在意。”

  这个月里,我见证了中美互相驱逐媒体记者,见证了美股历史性的四次熔断和史上最大的单日涨幅,见证了纽约新冠肺炎的数字从1跳跃到6万,一切堪称魔幻。

  如今,美国已经重归世界“南波湾”——确诊人数世界第一的位置。何时能迎来拐点?是我们这些生活在疫区的人最关心的问题,最迫切的期待。

相关文章

推荐阅读